<nobr id="pfbjz"></nobr>

        <sub id="pfbjz"><font id="pfbjz"><menuitem id="pfbjz"></menuitem></font></sub><output id="pfbjz"><font id="pfbjz"><del id="pfbjz"></del></font></output>
        <thead id="pfbjz"><progress id="pfbjz"><font id="pfbjz"></font></progress></thead>

            <dfn id="pfbjz"><form id="pfbjz"><progress id="pfbjz"></progress></form></dfn>

            <thead id="pfbjz"><dfn id="pfbjz"></dfn></thead>
            <pre id="pfbjz"><big id="pfbjz"><noframes id="pfbjz"><sub id="pfbjz"><form id="pfbjz"></form></sub>

            網站地圖關于我們

            查看相冊 View Gallery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一只建筑精,未經授權不得二次轉載

            再思先鋒派第1張圖片

            1.沃倫·查克與朋友們在濫酒;2.戴維·格林的隨身穿戴氣囊;3.彼得·庫克窮版“谷歌眼鏡”;4.丹尼斯·科布敦在玩打口帶
            Archigram members mess up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FOR OBVIOUS REASONS!

            在1960-61年間,倫敦的一群年青建筑學生擁擠在一間名叫Swiss Cottage的油漬漬的咖啡館中,他們激烈地抨擊著當時的社會與建筑狀況,并想要有所作為:

            “今天造的建筑都是些什么無聊玩意?!”
            “我們為啥不自己出版些牛逼東西呢?”

            真實的今天,像往常一樣上工生產論文的我,在耙梳寫作材料的時候突然特別向往自己讀到的上世紀60-70年代先鋒派的故舊——多么生機勃勃!

            勇敢與傳統斷裂,另起爐灶發聲,不計后果。這是熟諳功能排布、形式組合,熟讀設計規范、導則,并多少自負于明白市場規律、甲乙權錢利益交換厚黑的我們所不熟悉的草莽建筑學。

            這篇文章將回到先鋒派勃發的那個時代,用建筑電訊派(Archigram)的材料支撐寫開來,提出這樣兩個問題:

            今天的我們還需要建筑先鋒派嗎?建筑除了建筑生產還能再有何作為?


            01
            ARCHI-BOOM!:
            小雜志與小團體的勃發


            20世紀60—70年代的建筑界出現了大量非商業性的小印數獨立建筑期刊,被評論家以“小雜志”之名區別于主流出版物,包括像格里高蒂(Vittorio Gregotti)所領導的《Casabella》(卡薩貝拉)、卡西亞里(Massimo Cacciari)領導的《Angelus novus》(新天使)和IAUS(建筑與都市研究所)的機構刊物《Oppositions》(反對)等等!靶‰s志”的背后是一個個活躍的建筑團體,在社會激變的60—70年代,建筑有必要(或說不可規避地要)積極回應社會的變化——因為“小”和獨立,方能積極應變。

            獨立雜志在這一時期的興起,借助圖像媒介與印刷、傳播技術的發展,四處豎起旗幟,成為建筑團體自發宣揚觀點、闡釋理論的陣地,建筑學原有清晰的理論路徑和大一統的局面被“小雜志”與“小團體”消解了,朝各種可能的方向星射發散。

            “小雜志”與“小團體”伴生的勃發最顯著的特點是理論大發展與社會實踐的脫節:大量超前的建筑方案停留在紙面概念上無法建成。社會環境的突變,歷史變遷的加速讓作為傳統建造的“建筑”跟不上觀念的變化,于是建筑學最先鋒的表達反倒不在“建筑”本體上了。大背景如是。

            再思先鋒派第2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3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張圖片
            建筑“小雜志”:卡薩貝拉 / 新天使 / 反對
            Architecture "Little Magazine":
            Casabella/Angelus novus/Oppositions
            圖源:https://www.archpapers.com/

            再思先鋒派第5張圖片
            IAUS建筑與城市研究所會議合照
            the Group photo session of IAUS
            圖源:manifestproject.org


            建筑電訊派(Archigram)及同名雜志《ARCHIGRAM》(共推出了10期雜志,其中最后一期編號為9 1/2)是這一時期建筑先鋒派的其中佼佼。

            前文提到先鋒派構想與實踐之間的脫節,建筑電訊派也是如此,他們的理論與實踐路徑從城市與建筑的一體化歷經城市人格化,最終指向人與環境的一體化。其建成作品極少,其先鋒構想影響深遠。作為“巨構運動”(Mega-structure)理論研究中的重要組成,這一團體和他們的“小雜志”是如何形成、闡釋并傳播其“城市—建筑”、“環境—人”的一元觀念的?這個問題與他們“建筑”的一端有關,也與他們“電訊”的一端有關,關于建筑電訊派的集結與得名,請先看彼得·庫克(Peter Cook)繪制的下面這組簡介漫畫:

            再思先鋒派第6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7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8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9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0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1張圖片
            建筑電訊派成員繪制的介紹漫畫
            the intro cartoon by Archigram members
            圖源:https://www.archigram.net/



            02
            ARCHI-GRAM:
            建筑電訊派的集結與得名


            建筑電訊派最早由彼得·庫克、戴維·格林(David Greene)、邁克爾·韋伯(Michael Webb)三人組于1960-61年間在倫敦集合起來,他們對當時的城市與社會危機下建筑缺少活力的狀況心存不滿,想要在倫敦報紙上刊登發表自己觀點的文章,在無情被拒后他們決定成立社團自己搞出版。這三個年輕人認為,建筑(Architecture)應該像無線電報(telegram/aerogram)一樣,用簡短有力的語言向外界發聲。這就是建筑(Archi)+電訊(gram)構詞的初衷。

            但這一名稱一直沒有正式被使用,直到英國建筑評論家雷納·班納姆(Reyner Banham)在對1963年的“生活城市(Living City)”展覽進行評論寫作時,稱呼他們為“建筑電訊男團(the Archigram Boy)”,“建筑電訊派”至此才開始聞名。[1]班納姆的敏銳洞察力也讓他成為第一個嚴肅認真對待建筑電訊派工作的伯樂。

            再思先鋒派第12張圖片
            英國建筑評論家 雷納·班納姆
            Reyner Banham, British architecture critic
            圖源:https://www.npg.org.uk/


            建筑電訊派成立以來不斷邀請同仁參與他們的議題討論,并廣拉贊助支持他們小雜志的出版,隨后另外三位核心成員朗·海倫(Ron Herron)、沃倫·查克(Warren Chalk)、丹尼斯·科布敦(Dennis Crompton)也加入進來,還包括彼得·庫克在英國AA建筑聯盟學院(Architectural Association School of Architecture)的老師普萊斯(Cedric Price)以及一批學生,他們共同完成了建筑電訊派在AA學院學術陣地下的集結。

            再思先鋒派第13張圖片
            建筑電訊派成員
            Archigram members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03
            ARCHIGRAM-MAGAZINE:
            建筑電訊派的"說"


            1961年,建筑電訊派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份“大字報”(即《ARCHIGRAM1》,由于只有兩頁并稱不上是雜志),在大字報版面中他們宣稱:“新一代的建筑必須與形式和空間一起出現,這些形式和空間似乎拒絕了現代主義的戒律,拒絕災難,拒絕設計,拒絕歷史,拒絕圖紙……支持接納同質化(homogeneity),支持移動性步道(travelators),支持蒙克[2],支持可消費性(expendability)……”[3],雜志對其思想理念背景的介紹,通過強調出一些鮮明的概念詞匯來直接達成,如“形式(form)”、“空間(space)”、“未來主義(futurism)”、“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表皮(skin)”、“流動(flow)”、“機械主義(mechanism)”、“自然(nature)”、“環境(environment)”、“塑料(plastics)”等等,它們被畫圈標示出來。

            在宣言的另一邊,是圖,與當時建筑電訊派成員各自所做的一些設計競賽方案并列形成強烈的互文:韋伯的家具廠商大樓(Furnitur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Building)、格林的清真寺項目(Mosque Project)與庫克的皮卡迪利廣場競賽(Piccadilly Circus Competition),關鍵詞與風格鮮明的設計方案的圖像塑造了人們對建筑電訊派設計語境與理念動向的理解。

            再思先鋒派第14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5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6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7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8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19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0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1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2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3張圖片
            《ARCHIGRAM》雜志全10期封面
            Covers of all 10 issues of the <ARCHIGRAM>magazines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建筑電訊派對雜志媒介的運用很值得一說,將圖文以極具辨識度的形式組合表達,風格在第1期雜志中即告形成——當然這與雜志的內容相關(這一點我們后面會例舉說明),但卻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對媒介本身的把握和利用。麥克盧漢提醒我們:任何媒介的“內容”都使我們對媒介的性質熟視無睹......媒介的塑造力正是媒介自身。雜志媒介的背后是文字與圖像印刷,印刷技術的普及讓《ARCHIGRAM》雜志的每一期都可以嘗試不同的套版,從同一期雜志以不同套色流通就是證明。

            再思先鋒派第24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5張圖片
            《ARCHIGRAM 9》雜志內頁的兩種套色
            Two color sets on the inside pages of <ARCHIGRAM 9>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如果從雜志媒介自身性質的角度來理解,建筑電訊派與波普藝術的聯系將成為雙向的過程:在雜志中應用波普藝術的拼貼與漫畫形式,既可以進行不正經的玩笑戲謔,也可以做嚴肅的政治申訴——波普藝術所代表大眾文化、消費文化不僅僅是建筑電訊派所處的某種籠統的文化背景,這種觀點太單薄了。

            從藝術生產的角度來講,這是從“生產—消費”轉入“消費—生產”模式下一種對感知的變化的把握,波普藝術是不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它是一種整體感知的藝術。建筑電訊派雜志正是抓住了這點,以直白明確的整體風格表達,突出幾個關鍵詞,訊息的傳達就完成了,同時又極易傳播,建筑電訊派被學生們廣泛追捧很大程度上并非依靠其意見與觀念。我們需要認識到這點。

            再思先鋒派第26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27張圖片
            《ARCHIGRAM 4》雜志中的波普漫畫內容
            Pop comics in <ARCHIGRAM 4>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關于建筑電訊派雜志的內容與立場,理解他們對技術與人的關系、城市中日常生活的討論即足夠。彼得·庫克聲稱:Archigram堅信現代主義者(他們顯然自認為是)應該慶賀一切新事物的產生,以表達對日復一日建筑教育和實踐慣例的反抗。[4]

            二戰以后,西方世界開始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在60年代達到頂峰,對技術本身以及技術對”物的世界“的創造的爭論也達到一個沸點。這其中,建筑電訊派對技術持以鮮明的樂觀積極態度,從雜志中所涉及的一些主題不難發現:艙體居住單元、太空建筑、巨構、人工環境......遠遠超出了當時的日常生活現狀,將人直接與機械對接、直接呈現第二自然中的各種可能性,進入技術狂想。

            再思先鋒派第28張圖片
            《ARCHIGRAM 4》雜志內頁:“閃現進入新世界”
            the inside pages of <ARCHIGRAM 9>:
            Pop up into a new world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不獨建筑電訊派而已,60年代的建筑先鋒派們普遍有一種技術樂觀主義傾向,這一點可以說深受富勒(Buckminster Fuller)的影響,而這進一步影響到他們對建筑師職業邊界的重新思考。班納姆在其著名的設計史著作《第一機械時代的理論與設計》(Theory and Design in the First Machine Age)結論中稱:主張與技術一起發展的建筑師......為了跟上節奏,必須模仿未來主義者,完全丟開他的文化路徑,包括丟棄他得以被認作建筑師的職業外衣。如果他不愿意這么做,那他會發現,科技文化的發展也就注定不會帶著他了。[5]

            話到這里,再只談雜志就不夠了,建筑電訊派們對最新媒介的使用上一直很行,包括對其70年代方案“即時城市(Instant City)”的影像記錄,通過BBC的紀錄片《Archigram 1967》在電視媒介上首次亮相,以及科布敦自攝的影片《Archigram Opera》等等,繼而網絡媒介開始發展普及。雖然建筑電訊派的核心六人組在1975年宣告解散,但他們的網站主頁至今仍在運營。

            再思先鋒派第29張圖片
            建筑電訊派官方網站介紹頁
            Archigram's official website introduction page
            圖源:https://www.archigram.net/網頁截圖


            建筑電訊派與各種技術媒介的關系就像他們的雜志與波普藝術一樣,不是使用,而是雙向互動的,媒介的影響如此強烈,恰恰是因為是另一種媒介變成了它的“內容”。麥克盧漢認為就像紙本讀者很難意識到印刷這個媒介形式一樣,媒介的影響雖強烈卻是被遮蔽的,而建筑電訊派們對此高度自覺。這與他們的技術樂觀主義有關,是他們的先鋒性之一。

            我們會在建筑電訊派的設計方案中看到這種自覺。


            04
            ARCHIGRAM-DO:
            建筑電訊派的"做"


            在建筑電訊派活躍的10年里,做的幾乎都是競賽與概念,他們記錄在案的項目超過200個,已經形成不亞于建成作品的影響力。對于他們作品的研究,一個可供探討的基礎是關注其先鋒派特征與對城市的影響,如同塔夫里(Manfredo Tafuri)在《現代建筑》(Modern Architecture, History of world architecture)“烏托邦的國際概念”一章中的觀點:向先鋒派的傳統方法和態度回歸以響應反對官僚主義的大潮......這些媒體形成的通訊流逐漸影響了都市結構的發展。[6]

            再思先鋒派第30張圖片
            建筑電訊派項目威斯敏斯特網站主頁
            Archigram archival project website home page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網頁截圖


            具體到建筑電訊派著名的作品,如罪惡中心(Sin Centre)、插入城市(Plug-in City)、行走城市(Walking City)、即時城市(Instant City)等方案構想相繼通過各式媒介的宣傳而早就廣為人知,已沒有再介紹的必要。

            至于人們在多大程度上會認真對待這些酷炫的方案并不是關鍵,將促進城市與建筑、人與環境的一體化在觀念層面塑造為一種先鋒意識,才是建筑電訊派的目的——他們在小組宣言中提出:1)建筑師應該以謙遜深刻的責任感去理解人的需求、交往和行為能力,用以解決現實社會問題;2)應該將建筑從先入為主的形式原則和藝術的意識形態中解放出來,用當下掌握的技術與知識積極地將其變為現實;3)單一的建筑只是整體環境的一部分,應該關注整體環境和建筑的融合。[7]

            再思先鋒派第31張圖片
            邁克爾·韋伯:家具廠商大樓(1957-58)
            Michael Webb:Furniture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Building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所以,除了對技術媒介的先鋒應用外,建筑電訊派的先鋒性之二,即是關注先進技術對人的外在延申與對人的日常生活的改變。

            或許讀者會問了,技術為人服務這不是理所應當,先進的是技術,把技術拿來用算什么先鋒?這確實不只是嘴上說說,在概念與方案設計的實踐中將技術作用于人,同時需要面對三個層面上的操作:1)人的生活習慣;2)人的思想觀念;3)人生活的總體環境。

            再思先鋒派第32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33張圖片
            邁克爾·韋伯:罪惡中心(1961-63)
            Michael Webb:Sin City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再思先鋒派第34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35張圖片
            彼得·庫克:插入城市(1964)
            Peter Cook:Plug-in City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以這三個層面上的操作為標準,塔夫里稱建筑電訊派只是“突發奇想”并將城市機器化和神秘化的評價不無道理,因為他們作品的主要媒介是圖像雜志,很輕易地形成了一種技術美學和表面形式(早期的扎哈、埃森曼的形式主義時期均是同理),但對建筑工業化生產邏輯的不明晰最終只能走向對技術的神秘崇拜——應驗了“利用媒介并被媒介塑造”的箴言。

            依靠主觀臆測做出的設計構想,讓建筑電訊派的成就無法更進一步,被批評為“烏托邦學派”并不冤枉。

            再思先鋒派第36張圖片
            沃倫·查克 / 朗·海倫:行走城市(1964)
            Warren Chalk/Ron Herron:Walking City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那么積極的一面呢?

            “真正的建筑是不能建成的!痹诮ㄖ娪嵟捎伞拔唇ǔ伞睒嫵傻慕ㄖV系里,脈絡反倒是極其清晰,前文提到:城市與建筑的一體化,從最早體現出單元結構組合的由韋伯設計的家具廠商大樓,到插入城市的系列方案——城市人格化,城市開始具有機械生命特質,如行走城市、充氣寓所(Cushicle)——人與環境一體化。

            再思先鋒派第37張圖片
            邁克爾·韋伯:充氣寓所(1966-67)
            Michael Webb:Cushicle
            圖源:https://www.archigram.net/


            建筑電訊派的建筑觀念與理想將技術與文化對“日!钡拇呋饔皿w現為一個個“純粹”的構想作品,在譜系脈絡里,隨著時間推移,建筑電訊派的關注點離那個局限的“建筑”愈發遠,而離一種城市“哲學”愈發靠近,其終極理想或可以在70年代的諸如1000個愉悅之屋(Rooms of 1000 Delights)、倫敦轉型(Turning London)等頗有些情境主義味道的概念拼貼方案中尋得——終于完全成為一種烏托邦式的表達。

            就像是一種悖論,雖然出發點往往致力于現實——先鋒派構想一旦落地實現就失去了先鋒性,而一直停留在構想之中的先鋒性則被不斷深刻化、神秘化而成為冥頑不化又無能為力的幻想。這個悖論之中的矛盾是生活與藝術之間的對立,調和這種對立意味著需要先鋒派構想去接受生活中的矛盾現實,并將其中矛盾作為自己進行藝術判斷的全新標準。這有可能嗎?

            這種可能就是“城市策展”。

            再思先鋒派第38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39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0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1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2張圖片
            朗·海倫:倫敦轉型(1972)
            Ron Herron:Turning London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05
            ARCHI-CURATING EXHIBITS:
            從"生活城市"展覽到建筑的城市策展


            在對建筑電訊派思想脈絡與項目譜系的梳理過程之中,我有意漏掉了一個關鍵點:1963年6月至8月由建筑電訊派成員朗·海倫策展的關于城市主題的展覽“生活城市”,它是建筑電訊派得以在理論上成立的一個標志。

            此次展覽通過人(Man)、生存(Survival)、社區(Community)、交流(Communication)、運動(Movement)、場所(Place)和情境(Situation)——等生活層面的7個主題單元(gloop)。以小空間囊泡分隔的方式將繪畫、繪本、漫畫、電影海報、圖像等表征著城市“日!钡脑,以極富視覺沖擊力的碎片形式呈現給大眾。其策展觀念的先鋒性在于,不同的人在探討“生活城市”時面臨如人口過剩、不適、衰退、方向感的缺失以及建筑與交通的等等問題會有不同的側重,而這個展覽則是這些個人化觀點的總和——一種集體觀念的形成。

            再思先鋒派第43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4張圖片
            “生活城市”展覽空間設計草圖(1963)
            the skech of Living City Exhibition
            圖源:https://www.archigram.net/


            “生活城市”展覽給建筑電訊派定下了立足于大眾文化和現實生活的立場(雖然在之后的技術狂想中有所偏離)。他們將城市視為由人的生活場景組合而成的有機體,建筑師不能置身城市的“存在”之外。就像展覽簡介中說的那樣:“一個創造生活城市的想法發生器。城市應該產生、反映和激活生命,組織他們的環境來沉淀生命和運動。環境、城市內發生的事情、瞬間丟棄的物品、過往的車輛和行人,都比空間本身劃分重要,甚至更重要得多!盵8]

            再思先鋒派第45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6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7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8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49張圖片
            “生活城市”展覽空間現場(1963)
            the secne of Living City Exhibition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要我說,今天還能從建筑電訊派的項目本身上學到的東西已經不多了,未來還會更加少——因為不少構想已變著法子地成為“建成事實”,在這些事實面前,什么是真正有預見性的方案而什么成了笑話,先鋒派的鋒芒與馬腳都會一并露出來。

            所以當2020年香港M+博物館以180萬英鎊購入并收藏建筑電訊派的檔案,就這個事件搞了一系列建筑研討的學術活動,在建筑電訊派已逾60年的時候對其檔案進行收購收藏,除了藝術品投資之外還有別的意義嗎?

            再思先鋒派第50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51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52張圖片
            香港M+博物館與建筑電訊派檔案收藏相關學術活動
            Hong Kong M+ Museum and Archigram archive collection related academic activities
            圖源:Archdaily; 理想生活實驗室公眾號推文


            南京大學的陸興華老師在他《用建筑策展城市》一文中給出一個(建筑師)意料之外的答案:將建筑術當策展術,使建筑結果虛擬化,使偉大的具體烏托邦變成一個project,像先鋒派藝術作品,如塔特林對第三國際紀念塔的設計那樣,被放進美術館和藝術史中收藏,可能是建筑作品的最好歸宿。[9]

            這回答是不是有些膈應?又像是一盆冷水澆在頭上——先鋒派們被請進美術館供養起來是最好的歸宿,這幾乎完全否定了建筑作品的社會性,當然了,并不是說建筑作品進了美術館就是與社會脫離而搖身一變高雅藝術的意思,而是說建筑的作用被窄化了的問題。

            除非將這個回答做反諷的理解。結合建筑電訊派的“生活城市”展覽,還有的說:

            1963年的“生活城市”展覽將當時的城市生活進行圖像化和符號化,分主題進行高密度集中,呈現一種當時的生活日常,啟發觀展者,產生話語,形成社會影響。這里面有社會性,試圖將空間通過展覽拖入新的社會關系之中,是典型的“用建筑策展城市”。

            再思先鋒派第53張圖片
            “生活城市”展覽布展現場照片
            the photo of planning the Living City exhibition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如果作為藝術品收藏是沒有意義的話,脫離上世紀60—70年代的社會環境,而討論未建成的建筑項目的社會性又有意義嗎?“結合當時的時代背景來看”,講故事或者做理論研究——本質上還是將其放進藝術史中收藏的行為。

            策展城市應該是一種當下即刻創造的行為,就像居伊·德波(Guy Debord)領導下情境主義國際(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自1957年以來所做的那樣:一方面通過綱領文字對盛行于功能主義城市規劃的枯燥乏味與功利特征加以譴責,另一方面則通過一種激進化、理想化的構想將對情境的徹底解放呈現出來,想象出一個集體創造的、完全透明的、一切都公之于眾并自由流動和漂移(dérive)[10]的世界。

            但情境主義者們只是半個城市策展者,他們只為自身創造了新空間。

            再思先鋒派第54張圖片
            情境主義者們(左一為居伊·德波)
            Situationnists (the left one is Guy Debord)
            圖源:https://www.widewalls.ch/

            再思先鋒派第55張圖片
            居伊·德波:“整體城市規劃”意象地圖(1957)
            Guy Debord:the image map of“unitary urbanism”
            圖源:Constant’s New Babylon The Hyper-Architecture of Desire

            再思先鋒派第56張圖片
            情境主義國際的城市運動(1968)
            "Sous les pavés, la plage!" ("Under the paving stones, there is a beach!")
            圖源:https://www.theartstory.org/


            建筑電訊派,以及其它建筑先鋒派中的一些接過了情境主義者們的策展任務,其目的不是為了進美術館的收藏名錄,而是通過策展推出各種新空間,并將其展入公共空間之中(在接受公眾檢閱和公共討論的層面,美術館也算公共空間),以此來改變真實社會的空間生產過程。

            建筑先鋒派們是未被承認的城市策展者。挑明這重身份后,物質性的建筑設計作為媒介僅僅是城市的外殼設計了。建筑師還有別的事可做,比如涉及到空間的政治,關于未來城市的想象應該是對未來城市主權的進一步設計,而這一設計通過建筑師的策展行為被發起,并且不是一次的,而是需要不斷地反復策展,在展覽公開過程中的信息交換,也包含了城市諸眾的集體智慧。

            因此,60—70年代的建筑先鋒派的“設計”可以進美術館了,但“策展”還在延續。


            END
            ARCHI-FOR WHAT?:
            我們為什么迷戀建筑先鋒派


            如果說,本文所討論的建筑電訊派為代表的建筑先鋒派們的先鋒性至今猶存,不是指的對某種新風格、新美學的追仿,而是指的在社會性層面反叛傳統、抵抗權威、拒絕被抽象化、專家化和意識形態化,將建筑的空間與社會的空間中間被拉裂的部分縫合起來——提醒一下,不是建筑師自以為縫合好了交予城市諸眾,而是由諸眾自己拿針線(信息)來縫。

            由“設計”過渡到“策展”,建筑師的ego會受傷,很可能應該至此隱匿起來,但把本文重新滑回開頭,先鋒派本來是無名的,是通過集結而得名,是在對社會總體進步的推動中獲得了尊重。


            【完】

            末了想想還是補充幾個建筑電訊派的項目

            再思先鋒派第57張圖片
            彼得·庫克:爆裂村莊(1966)
            Peter Cook:Blow-out Village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 對人類末世生存的想象,包括了建筑電訊派技術狂想時期的幾個主題:艙體單元、延展結構、人工環境、可移動。

            再思先鋒派第58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59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0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1張圖片
            彼得·庫克:插入學校(1965)
            Peter Cook:Plug-in University node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再思先鋒派第62張圖片
            彼得·庫克:插入城市在帕丁頓東部的可延伸方案(1966)
            Peter Cook:the expendable Plug-in City in Paddington East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  插入城市是建筑電訊派最重要的原型設計,一系列的應用包括學校綜合體的設計與帕丁頓城市區域規劃,在兩種尺度上表達了它的“巨構”理念。

            再思先鋒派第63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4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5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6張圖片
            彼得·庫克 / 丹尼斯·柯普敦 / 朗·海倫:即時城市(1968)
            Peter Cook/Dennis Crompton/Ron Herron:Instant City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 將可移動的概念高度具象化,包括城市如何轉運,交通方式因此成為其中的重要組成,與一種游牧式的日常生活結合起來看,即時城市的概念形成更多是文化導向,相同的概念同樣存在于如康斯坦特的新巴比倫、弗里德曼的空間城市中。

            再思先鋒派第67張圖片

            再思先鋒派第68張圖片
            建筑電訊派團體:摩納哥蒙特卡洛娛樂建筑與公園(1969-73)
            Archigram:BATIMENT PUBLIC, MONTE CARLO
            圖源: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再思先鋒派第69張圖片
            (左)雷姆·庫哈斯:比利時則布呂赫海上轉運中心(1988)
            (右)建筑電訊派團體:摩納哥蒙特卡洛娛樂建筑與公園(1969-73)
            (Left)Rem Koolhaas(OMA): Sea terminal, Zeebrugge
            (Right)Archigram: BATIMENT PUBLIC, Morte Carlo
            圖源:S,M,L,XL & http://archigram.westminster.ac.uk/


            △ 本有希望建成的項目,由于全球石油危機而擱淺,是建筑電訊派為數不多深化到施工圖的方案,也因此可以從詳盡的平面圖中發現與二十年后庫哈斯與OMA著名的則布呂赫海上轉運中心方案中的某種相似性。庫哈斯的“大都會建筑”中空間與功能的雙重擁塞狀態,已經體現在這一項目之中。


            參考文獻與注釋
            (上下拉動查看)

            [1] 胡飛. Archigram學派思想、流變、批判與沉淀_胡飛[D]. 湖南大學, 2020.
            [2] 蒙克(Thelonious Monk):美國波普創始人、爵士音樂家。
            [3] Dennis Crompton, Warren Chalk, Peter Cook. Archigram-The Book[M]. Circa Press, 2018.
            [4]Simon Sadler. Archigram: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ure [M].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 2005.
            [5](英)雷納·班納姆著;丁亞雷,張筱膺譯. 第一機械時代的理論與設計[M]. 南京:江蘇美術出版社, 2009.11.
            [6](意)曼弗雷多·塔夫里(Manfredo Tafuri),(意)弗朗切斯科·達爾科(Frangcesco Dal Co)著;劉先覺等譯. 現代建筑. 北京: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 2000.06: p.355.
            [7] 小組宣言(group statement)觀點來自于Dennis Crompton, Warren Chalk, Peter Cook, Archigram-The Book[M]. Circa Press, 2018:p.20.
            [8]Simon Sadler. Archigram: Architecture without Architecture [M].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The MIT Press, 2005: p.54.
            [9]陸興華作. 人類世與平臺城市 城市哲學 1. 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 2021.06: pp.189-200.
            [10] 漂移理論由德波(Guy Debord)提出,指一種無目標的漂蕩。




            本期原創 / 言西早 :)
            # 重慶大學建筑學學碩研究生,建筑插班生,原來的職業規劃是包工頭,熱愛文藝而未果,熱愛科學而未果,遂日漸好吃(不懶作)。

            編輯 / 言西早 :)    審核 / 尤加利葉、

            再思先鋒派第70張圖片

            【專筑網版權與免責聲明】:本網站注明“來源:專筑網”的所有內容版權屬專筑網所有,如需轉載,請注明出處

            專于設計,筑就未來

            無論您身在何方;無論您作品規模大;無論您是否已在設計等相關領域小有名氣;無論您是否已成功求學、步入職業設計師隊伍;只要你有想法、有創意、有能力,專筑網都愿為您提供一個展示自己的舞臺

            投稿郵箱:submit@iarch.cn         如何向專筑投稿?

            掃描二維碼即可訂閱『專筑

            微信號:iarch-cn

            登錄專筑網  |  社交賬號登錄:

             匿名

            沒有了...
            評論加載中,請稍后!

            設計頭條 (4037 articles)


            一只建筑精 (37 articles)


            雜志 (140 articles)



            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

                  <nobr id="pfbjz"></nobr>

                  <sub id="pfbjz"><font id="pfbjz"><menuitem id="pfbjz"></menuitem></font></sub><output id="pfbjz"><font id="pfbjz"><del id="pfbjz"></del></font></output>
                  <thead id="pfbjz"><progress id="pfbjz"><font id="pfbjz"></font></progress></thead>

                      <dfn id="pfbjz"><form id="pfbjz"><progress id="pfbjz"></progress></form></dfn>

                      <thead id="pfbjz"><dfn id="pfbjz"></dfn></thead>
                      <pre id="pfbjz"><big id="pfbjz"><noframes id="pfbjz"><sub id="pfbjz"><form id="pfbjz"></form></sub>